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正文

别的 波兰电影海报充满着对娱乐产业的挑衅

时间:2018-04-04 12:1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长期以来,海报都是用来表达立场、传教,或者向传递一些重要信息。近代以前,大多数海报的形式都是我们在古装电视剧里看到的那种一群人挤在城墙下围观的告示;直到进入十九世纪,法国人朱尔斯·谢雷特(Jules Cheret)认为,是不是应该把海报画好看点?于是他发明了彩色平版印刷术,海报开始作为一种艺术形式逐渐受到关注,并且巧妙地融入了商业目的,传递广告信息。

  早期的海报艺术家们很多都是画家,对绘画艺术的崇高追求难免会引发吃不饱饭的危机,文艺工作者们开始把自己的技能运用到平面设计上,比如为生产商设计香槟、啤酒和卷烟的包装,或者为酒吧和设计招揽客人的带图广告。从此以后,海报既是一种工具,也是一种绘画艺术形式;只是作为艺术而言,海报,在波兰,要比在其他国家的文化中显得更有意义。

  提起波兰有关的绘画作品,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肯定是波兰球(如果这个能算作绘画的话)。即使您没听说过 波兰球 这三个字,也一定看过些涂着国旗的小皮球聚在一起说三道四的贴图,这种源于欧洲论坛的涂鸦艺术已经如今成为网友互喷的首选表达方式。

  波兰球告诉我们,即使最简单的艺术形式也能表达巨大的能量。但艺术家的追求肯定和只会互喷的网友不同,尤其是在波兰这样一个历史的国家。

  实际上,在整个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世界地图上都没有 “波兰” 这个国家,它的领土被俄罗斯、奥地利和普鲁士占据。俄罗斯下的华沙是虚拟波兰的经济、贸易中心;在不那么的奥地利,克拉科夫很快就成长为文化艺术的摇篮,成为这个不存在国家的文化首都。

  波兰的近代史就是一部任人瓜分的史。忧伤的波兰艺术家们从克拉科夫中央广场各奔东西,纵然才华横溢如肖邦也曾落魄到教小朋友弹钢琴为生。这些作家、诗人和画家们游历了欧洲,接触了现代主义文化潮流,了解到波兰在漫长的生涯中所经历的悲惨历史,同时也向朱尔斯·谢雷特和亨利·德·图卢兹·劳特里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以及阿尔丰斯·穆夏(Alphonse Mucha)等们学习了海报制作这种追求艺术和谋生两全的方式。

  第一批波兰海报出现于1890年。高雅的艺术家们最初设计的海报也围绕着歌剧、芭蕾舞等高雅艺术展开,后期则渐渐拓展到马戏、展览会、商品广告等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范畴。海报艺术家们的作品非常受欢迎,并且被美术学院和波兰艺术家协会所接纳。海报因此成为了一种艺术形式。

  几百年来,梦里依稀泪,城头变幻大王旗。二战后,波兰在主义领导之下,新需要新美学,使新机构能够被接受。抱着这个目标,波兰在卢布林市建立了宣传海报工作室,艺术家伍德米兹·扎克泽斯基(Wlodzimerz Zakrzewski)成为工作室的负责人。

  按照这位艺术家的话讲:“就像天气,你喜不喜欢都要接受它”。扎克泽斯基在苏联宣传海报模式的基础上引入了波兰化的视觉语言,同时担任了许多非专业海报艺术家的导师。这一经历标志着海报艺术首次在波兰制,催生了随之而来的 “波兰海报学校”。

  随着工业生产的恢复,人民群众的文化需求也逐渐不满足于盯着墙上的发呆。1947年,波兰同签署了一份引进电影的协议,从此波兰人民有了全新的娱乐方式,波兰的海报艺术家们也迎来了自己的黄金时期。

  和其他一切一样,波兰的电影工业也是由国家控制的,电影和海报的发行必须经过审查。斯大林去世后,波兰的社会风气变得相对宽松。此时的电影海报仍然需要通过审查委员会,但是已经不能艺术家进一步发展他们的个人风格 —— 不过让波兰电影海报上升为艺术的关键因素却是令人难以预料的:电影审查制度。

  计划经济时代,波兰电影部门没有票房的压力,设计电影海报仅仅是这些艺术家的任务;与之对应的,审查人员也没有足够的审美能力来鉴赏海报的艺术性。所有的审查完全出于意识形态原则:杜绝任何 “式” 的宣传,尤其是不能出现代表资产阶级腐化生活的电影明星。只要上不犯错误,你们这帮搞艺术的把海报弄成什么样子我们不管,能不能吸引观众更无所谓。

  任何有追求的设计师都不会希望自己的海报变成明星大头贴,但的现实表明,电影明星和火爆的背景往往是最能吸引观众的元素 —— 这是商业海报设计师再不情愿也必须遵循的原则。简单点说,好莱坞风格的电影海报主要做的就是怎样摆明星的脸。而波兰电影行业被国家控制的事实最终证明乃因祸得福 —— 在资本主义经济的商业约束之外,海报艺术家们得以充分发挥他们的创意。

  当时的波兰,海报基本上是唯一允许的个人艺术表现形式。如果想成为艺术家,波兰人只能成为专业的海报设计师,这使得他们如此心地投入到这项艺术中。电影很快成为了50年代和60年代的伟大海报作品的推动力。

  一个例子可以看出波兰电影海报的与众不同:在1963年的惊悚电影《群鸟》中,希区柯克的标题被翻译成移动的抽象黑白印刷字,拼出了 “鸟” 这个词。当然,海报的审查人员和设计海报的艺术家都不想解释为什么拖着一串单词从天上飞下来的不是鸟而是一个死亡金属骷髅。

  波兰版《大白鲨》海报则有着莫奈风格的优美配色,翠绿色的海面上涌动着活泼的粉红色块。相比于好莱坞版《大白鲨》中血盆大口带给深海恐惧症患者梦魇般的感受,波兰版海报总让人联想到浪漫的印象派落日,鲨鱼吃人,岁月静好。

  这是一个更抽象的例子:由艺术家 Wojciech Zamecznik 绘制的1979年版《泰坦尼克》海报。整报上没有船,只有一系列的线条来代表水和冰山,其中一条线的断裂则暗示了。看得出作者非常成功的表达出了蒙德里安等新造型主义绘画大师对自己的影响,虽然这样会让这部灾难电影对工人阶级缺乏吸引力。

  同样还有罗曼波兰斯基的《水中刀》,海报配色简明而亮眼,大部分人都能看出这是艺术,大部分人也看不出这报说了什么。

  正像这些海报所展示的一样,波兰艺术家在海报领域展现出了自己非凡的天赋。这些海报在波兰文化特色的基础上融合了诸如超现实主义、立体主义、达达主义等现代主义和波普、解构主义这些后现代主义元素,并在东方美学、街头涂鸦艺术等多种风格的框架中融合。

  一长串高大上美学名词突然出现,往往是文章作者开始装逼的信号。所以让我们一起把本文作者拖出去扁一顿,打老实了他就会用不那么招人讨厌方式的解释道:波兰电影海报是各种当代艺术形式的集合。而且(别打了),波兰电影海报最鲜亮的特点是,艺术家们已经从国际上主导的炸裂和明星大头中获得了解放,海报创作者热衷基于主观感受甚至以潜意识为引导来描绘电影海报的内容,一切看上去都无迹可循。比如《异形》的波兰海报充满了恐惧的气氛,但依然很难弄明白这个奶头上长眼睛的东西究竟代表了电影中的什么。

  《星球大战》的波兰/俄罗斯海报让你想知道,为什么领主达斯·维达会变成一只满头荧光棒的巨型太空黑豹,他是否会成为下一个万圣节派对的明星,用猫科动物原力让你的孩子、你朋友的孩子乃至整个世界都感到恐惧。

  这是另一个版本的《星球大战》海报,在迪吧旋转灯下的迷幻空间中热舞的 C-3PO,他一定是银河帝国最好的 DJ,DaftPunk 靠边站吧。

  这是电影《哥斯拉》的海报,一个可爱的,乐天的,蓝绿色的日本者。它想把日本人都萌死。这不奇怪,见识过约瑟夫·朱加施维里先生的波兰人民怎么可能还会怕哥斯拉。

  《怪兽岛决战:哥斯拉之子》的波兰海报则为我们带来了一条脑积水幼年泡泡龙,让我们一起祝愿它健康成长。

  看得出来,虽然常年蹲在老大哥苏联的胯下,波兰的海报美学却同苏联推行的,以向群众打鸡血为目的现实风格迥异。与60年代由消费主义驱动的浮华的风格相比,波兰海报则更倾向于一种悲观而愤世嫉俗的色调,而且通常带有黑色幽默的超现实元素。比如电影《最毒妇》的海报中,女性以蛇的形式出现:

  海报设计大师 Wiktor Górka 为电影《歌厅》设计的海报生动地展现了大萧条时代的小资纸醉金迷的生活氛围,满屏的大长腿组成了万字符:

  《教父2》的波兰版海报用迷离的烟雾中遮盖了大佬威严的轮廓,你看不出他是本片的哪个主演,是阿尔·帕西诺还是罗伯特·德·尼罗,当然也就不会惹的海报审查人员不高兴。

  植根于一个文化丰富而复杂的国家的社会遗产,波兰海报设计激发了一种象征语言的创作,以不同层次的社会文化意义。上世纪的华沙街头,五颜六色的海报可能是在灰蒙蒙的街道上唯一能看到的彩色的东西。正如华沙美术学院教授亨利·托马耶夫斯基(Henryk Tomaszewski)所说:“这条街就是国家的海报。”

  托马耶夫斯基领导的波兰海报学校的全盛时期在苏联解体后也宣告结束,但年轻一代的艺术家们仍与大师并肩工作,并继承了波兰海报设计的光荣传统 —— 即使在文化管制早已放开的今天,许多年轻的设计师仍然热衷于以往的的海报设计方式。几乎每一部热门好莱坞电影都能看到令人耳目一新的波兰版海报:

  对于为什么只有波兰会出现如此独特的艺术海报现象,很多人认为是一系列巧合:一群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再加上一个被的体制,其中只有海报艺术是被允许的 —— 这是最简单的解释。真正的答案可能并不简单,但无论什么原因,只有波兰成为了创造这些非凡作品的独特土壤。

  涵盖了漫画、玩具、游戏、宅文化等,通过视频节目、线下活动、出版等形式为你呈现古怪的想法,新奇的事物,特别的人。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