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主页 > 沈抚同城 >
font color=red沈阳足球圈传出惊人噩耗 “夏永胜案

  记者王宏沈阳报道就在十一国庆黄金周即将到来之际,沈阳足球圈内却传出了一个惊人的噩耗:沈阳足校前校长夏永胜于9月29日下午在自己的家中被人杀害,当时在他家中另一条唯一的生命——他和老伴养的一只宠物狗也没能幸免于难。由于夏永胜生前在沈阳体育圈及足球圈内有着良好人际关系,因此,他的被杀也令十一期间的整个沈阳足球圈笼罩着一种伤感的气氛。这是继2001年6月“金德四少命案”之后,发生在沈阳足坛的第二桩恶性凶杀案件。鉴于此案的恶劣影响,沈阳警方已把它列为重案,重点侦破。

  生于1953年的夏永胜是政工干部出身,在1996年前曾任沈阳市体校,1996年开始担任沈阳足球学校的校长。2000年春天,他转投当时的沈阳海狮俱乐部,并开始出任海狮足校的校长。在2001年5月,金德集团正式接手沈阳海狮俱乐部之后,夏永胜也曾经短暂地担任了不到两个月时间的金德足校校长一职,并在当年6月底离开金德,此后他一直赋闲在家,过着相当悠闲的生活。

  在离开金德足校后,夏永胜也一直在谋求重回沈阳足校工作,但直到2004年年初,他才正式被沈阳足校重新接纳。

  根据记者了解到的情况,夏永胜的妻子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财务人员,夫妇二人有一个女儿,现在日本读书,因此平时家中就只有他们老俩口。而由于夏永胜目前在沈阳足校并没有具体的工作,因此,他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在家。

  9月29日晚8时30分,夏永胜的妻子下班后回到家里,发现夏永胜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她的惊叫和哭喊声惊动了对门的邻居,邻家女儿拨打110帮她报了案。经法医在现场初步鉴定,夏永胜是被人击中后脑之后死亡。

  据了解,曾经长期赋闲在家的夏永胜平时只有一个爱好:和朋友一起打麻将。就在他被杀的前一天,他还曾经与麻友们在方城中寻找人生的快乐。他的一位麻友3日感慨万千地说:“事发的前一天还在一起玩牌呢,第二天他就离开了这个世界,真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边!”

  夏永胜的住所所在地五里河体育中心属沈阳市和平区管,因此,在接到报警后,包括和平区公安局主要领导在内的公安人员于当晚迅速到场进行了勘察和取证工作,并封锁了凶案现场。由于案发之后,夏家没有发现什么贵重物品被盗,因此,警方初步推测此案为仇杀,但真正有价值的现场发现和线索警方拒绝透露。

  日前当地也有部分媒体报道了这一消息,并且提到夏永胜的耳朵被凶手割掉了。不过,据记者3日了解到了情况,警方确实发现夏永胜的耳部有被割的痕迹,但并未被割掉;而且夏永胜身上除了对后脑的致命打击外,在背部还有多处伤口。

  因为夏永胜所住的是市体委的家属院,在公安人员案发当晚向老夏的邻居们调查情况时,消息也就在一些体委的工作人员中扩散开了,很多和老夏相熟的人在听到这个消息时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这事是真的!”

  这些情况令沈阳足球圈内的人士非常震惊,“是什么人和老夏有这么大的仇呢?”和夏永胜相熟的人们都是百思不得其解。曾经与夏永胜在海狮足校一起共事的辽沈足坛名宿倪继德3日告诉记者,据他所知,夏永胜除了喜欢打个小麻将,并没有其他的不良嗜好,他怎么也想不出像老夏这样的人会和什么人结仇。

  沈阳市前体委主任兼足协主席张家祥是当天子夜时分得知此噩耗的,谈起案情,他用一句“足球圈里不可能有这么大的仇”来表示他的不解。而曾经是夏永胜的学生的现沈阳金德队门将张烈则感叹说:“在足球圈里也有这种事,真的是太可怕了!”

  作为夏永胜在沈阳市体校工作时的老下级,金德副总兼守门员教练刘宏称自己对夏永胜十分了解。他在3日晚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在听说此事后,专程去了趟夏永胜的家里,想表达一下自己的慰问,但夏家没人,也不知道老夏的妻子住到哪儿去了。他十分伤感地说:“老夏绝对是个好人,为人很仗义,人缘也不错,真想象不出怎么会遭人仇杀?!”

  经多方打听,记者了解到了夏永胜住处的具体位置。3日下午13时左右,记者来到了位于沈阳市五里河体育中心内的沈阳市体育局家属院进行采访。

  在附近的多幢新近建成的花园式小区的衬托下,仅有三幢建成于1994年的旧式楼房的市体育局家属院显得有些寒酸,在发生这样引人注目的凶案后,气氛更是显得凄清和凝重。

  夏永胜的家在一个单元的四楼,一梯三户,由于他先后得到了这层楼的两套住房,一套是二室一厅,另一套是一室一厅,因此,他把相邻的两套房子改造成了一套“大房子”。在记者来到夏家门前时,门前是半人高的黄纸把门,似乎是在提醒人们,这里男主人刚刚离开这个世界。记者试着敲了好几次门,但没有任何回应。按理,夏永胜的妻子暂时肯定不会居住在这个“凶案现场”的家里。

  记者的敲门声惊动了楼内的其他居民,有人警觉地探出头来想看一看究竟,但在看到记者手中的相机之后,大多数人都释然地关上了门。

  后来记者与夏永胜的一位邻居聊了起来,他告诉记者,他们都是晚上9点后有上门来了解情况时,才知道就在自己的身边刚刚发生了这样一件惨案。

  “来了,就是问问大家都听到些什么声音,或者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没有,而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感觉。因此,我们大家也都在猜测,罪犯中肯定有老夏的熟人,否则不会一点动静也没有,大家也不会没有一点知觉!”说着说着这位老兄打了个冷战,“想想这么残忍的凶杀案就发生在我们这个单元里,这两天我们住在这里都觉得有点害怕!”

  当记者准备离开时,又对夏永胜家所在的市体委家属院仔细观察了一遍,夏家所在的那幢楼是南北方向的正楼,其西面就是一条车流量较大的街道,南面则临近这个院子的大门,以这样的地理位置分析,如果夏永胜在事先就对危险有一定的预见的话,他的反抗和叫喊是一定能让附近的人有所觉察的。

  正当记者驻足在楼前仔细观察着附近的情况时,从楼内另一个单元走出了两名学生模样的小女孩儿,她们看到脸孔陌生的记者后,非常警觉地睁大了眼睛,并密切注视着记者的一举一动,直到记者离开这个充满紧张气氛的院子。




(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新闻热线: 信箱: QQ群:

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邮箱:|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